【突發】馬會正式入紙申請裝修!馬會封殺反警暴攝影師「唔想人示威」

avatar 十二月 4, 2019

一名馬會兼職攝影師早前在跑馬地馬場賽事期間,在公眾席上叫反警暴口號,一度遭現場警員和保安包圍。事主事後疑遭馬會秋後算賬,先是停止向該攝影師分派工作,近日更全面禁止他進入馬場及其他馬會會所。馬會稱有關決定因該人士當日作出「不受管束的行為」,但事主質疑馬會根本未能交代原由,反問會方廣大馬迷亦經常在公眾席上呼叫,「點解我叫就係『不受管束』?」

image

原任馬會兼職攝影師的黃先生,10月16日曾以公眾人士身份進入跑馬地馬場,賽事期間在公眾席高叫口號。他指當日有較多美國人出席賽事,故希望藉此呼籲他們支持美國國會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黃稱,當時馬會保安和在場警員一度包圍他,但最終安全離開,未有被捕。
不過,黃先生事後收到其上司短訊,通知他因「人手重新安排」,往後幾星期的賽事均不用上班報到,直至再作通知。他近日更收到一封由賽馬會保安及誠信審查總監蒲汝傑(Martin Purbrick)發出的掛號信,通知他會方根據一般附則第18條,即日起禁止他再進入香港賽馬會的會所。
蒲汝傑在信中指,黃先生今後被禁足的場地包括馬會的跑馬地、沙田、內地從化馬場,以及馬會的其他會所;無論黃先生是自行前往或作為客人受邀,都不能進入。蒲汝傑更向黃先生表明:「假若你在以上任何會所被發現,你將被立即逐出現場。」
黃先生於6月中曾在沙田馬場賽事時,高舉「反送中、撤惡法、不撤不散」標語默站,遭現場保安武力制服。馬會翌日即發聲明,稱蒲汝傑會就當日非暴力抗議的處理手法向當事人致歉。黃先生事後仍繼續在馬會擔任兼職攝影師,最後一次進入馬場工作的日期為10月1日。
黃先生向《蘋果》表示,該掛號信未有列明相關細則條文,亦未有交代具體原因,但他相信與他在馬場的示威行為有關,「或者唔想咁多(人)喺馬場示威。」他表示,由於馬會自10月中已沒向他分派工作,故對馬會今次做法不感意外,但稱當日自己在馬場的行動僅為行使表達意見的自由和權利,即使馬會就場地有管理權,但今次全面封殺並不合理,「如果有人請我去馬場會所,我作為客人都唔畀入。」
馬會回覆《蘋果》查詢時表示,根據一般附則第18條「有關被逐人士」的條文,決定該名人士將不得獲准進入馬會範圍。馬會指,作出有關決定純粹是由於該名人士於10月16日在跑馬地馬場作出「不受管束的行為」,在馬場公眾地方情緒失控鬧事擲物,嚴重影響場內秩序。該名人士當日是以公眾人士而並非馬會員工或承辦人的身份出席當日賽事。馬會表示,在充份審視所有資料後,才作出有關決定,而有關人士自6月示威事件後,一直有繼續上班,強調今次決定完全與該事件無關。
不過,黃先生得悉賽馬會回覆後,質疑馬會沒在信中交代原由,又指一般馬迷亦經常在公眾席上呼叫,「點解我叫就係『不受管束』?」
利申:標題純粹係令大家知道馬會打壓異見人士
並唔係鼓吹大家裝修

image
image

以上內容皆為轉發,資料未經確實,只供備份參考。上述內容並不代表本站立場
來源:LIHKG
 

(54)

搜尋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按個讚吧!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