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入]催淚彈引發大量發癢紅疹禍延下一代 重災區家長吶喊:災難!

avatar 十一月 28, 2019

警方使用國內生產的催淚彈,疑會產生二噁英等有毒物質,《立場新聞》記者疑在採訪現場攝入二噁英,因而患上氯痤瘡;「香港媽媽反送中」的家長調查發現,不少孩子到被催淚煙霧污染的公園玩耍後,全身冒出大量發癢的紅疹及出現其他過敏反應。

image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表示,「由於涉及行動部署」,不宜公開催淚彈的成份;環境局局長黃錦星指,燃燒塑膠才會釋放二噁英。甚至,行動部高級警司汪威遜,於警方記者會上斬釘截鐵地表示:「如果說(催淚彈)牽涉二噁英,我是完全摸不着頭腦。」令人咋舌。

image

然而,一眾家長仍然聲嘶力竭地吶喊着:「No more tear gas!」有害的煙霧籠罩下一代,誰能保證,空氣中那些無色無味的有毒種子,不會潛藏在我們的身體裡,於某年某月併發?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上水催淚彈災區 窺探家庭日常
「我只能用災難形容現狀,災難是每個香港人都在承受。」任職社工的阿昌說。
阿昌和太太阿敏,育有一名8歲兒子,一家居住上水。11月中旬,警方連續一星期於石湖墟街市及上水中心四號花園一帶,實施催淚彈放題,自此重組了他們的日常生活。

「有兩粒催淚彈直接射上街市二樓,該層主要售賣水果蔬菜,我都不知道目的是甚麼,可能為了一、兩個走上去的示威者吧。」施放催淚彈的範圍,阿昌一家近乎每天都要經過,周遭極近民居、街市、公園和學校。「我現在不會去買菜,唯有出去粉嶺買,至少一至三個月內不買。」注重孩子健康的阿敏,平日不會讓小朋友接觸加工食品,諷刺的是,她現在竟覺得加工食物更安全。「很無奈,但加工食物起碼密封啊。」

image

小朋友曾被醫生診斷為易過敏體質,所以家長對他的健康格外緊張。平日十多分鐘的路程,為了繞過催淚重災區,增至三十分鐘都在所不惜。假如必須要經過,他們會讓兒子戴上豬嘴和帽子;附近的食肆,他們一家暫不光顧,飲用水必先以家用濾水器過濾,再裝進水樽帶出街;不敢把衣物晾出窗外,唯恐黏上催淚彈殘留的有毒粒子……如此充分的準備,但有時仍避無可避。

「有一回,很艱難地找到一個遠離催淚彈範圍的食肆,老婆問老闆一句,你的食材是在上水街市買的嗎?結果老闆說會啊!」阿昌笑道。

image
image

夫婦二人將於12月1日籌備「孩子不要催淚彈」遊行,盼向政府表達孩子健康受催淚彈影響的擔心。是家長過份緊張麼?阿昌正色道:「如果催淚彈真的釋放二噁英,這種物質積存於體內,我們不能即時得悉,可能十年後才會出現症狀,甚至跟你一世。這不是政見,不是顏色的問題,而是每個人於香港,生活在催淚彈的影響中,這是生死的問題。」
屯門紅疹寶寶 出街一次即過敏
阿昌的小孩幸好暫時沒有過敏,但好些家庭,未必如此幸運。另一位父親Jerry,一家三口居住屯門,小朋友1歲半,又是11月中旬,警方於屯門警署、V city一帶頻頻施放催淚彈,他們住得不靠近催淚彈重災區,然而,小朋友不過是被家中老人家帶出街一次,全身便冒出發癢的紅疹。
「小朋友一直都沒有敏感的問題,近期都沒有特別吃過甚麼。醫生直接跟我說,盡量不要帶他去公園或是戶外地方,因為這段時間,在屯門經常出現同類敏感個案,特別是在發射催淚彈之後。」幸而,服用過抗敏感藥後,紅疹在三日後消退。這個「教訓」令他們不敢帶孩子外出之餘,亦不會光顧食肆,「我有一間一直光顧的食店,我都不敢再去光顧了,其實是影響民生的。」

「政府沒有解釋過,沒有公開催淚彈的成份,沒有講如何診治,政府依然保持神秘。」Jerry說,「現在發射過萬粒催淚彈,舉個例子,食一粒安眠藥,一粒就合乎安全標準,但你食一整瓶就有問題。」

自稱是兩位孩子之母的林鄭,卻置香港無數孩子不顧,受影響的,不只是與警方對峙的示威者,更是在社區內,關緊家中門窗的街坊。「催淚彈影響的是整個社區,不是一時的問題,而是有延續的問題。」Jerry道。

這一代人,下一代人,活在催淚煙的陰霾下,有毒的不單是二噁英,而是人心。

image

以上內容皆為轉發,資料未經確實,只供備份參考。上述內容並不代表本站立場
來源:壹傳媒

(92)

搜尋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按個讚吧!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