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竹聯幫精神領袖人稱「趙霸子」,年輕時從苗栗北上以為台北遍地黃金,卻沒想到是用拳頭打天下!!

電影裡,黑社會的生活刀光劍影,為了爭權奪利,無所不用其極。那現實社會呢?

GreatDaily

前竹聯幫精神領袖,人稱趙霸子的趙爾文,發現他除了還是道上兄弟口中的老大,還是個默默行善的「趙爺爺」,過去1年,他成立基金會,到後山偏遠小學,捐助清寒小朋友,繳營養午餐費,甚至還曾經激動落淚,黑社會大哥,和寒冬送暖的老爺爺,2個身分的突兀,還是有很多人不敢相信。

黑道教父許海清出殯,道上喊得出名字的角頭老大,無一缺席,走在最前頭,包括他,竹聯幫領袖趙爾文,這個位置,看得出身分地位;竹聯尾牙席開百桌,政商匯集,就是衝著趙霸子的面子,前些年,竹聯小弟火燒7000萬樣品屋,警方也懷疑和他脫不了關係。

過去,這個叱吒風雲,兄弟口中的老大「趙霸子」,現在,有個難以聯想的新身分,叫「趙爺爺」,照片裡,趙爾文抱著小孩哭了,這是極少數,被鏡頭拍到黑道大哥柔情的一面。趙爾文:「那些小朋友,有的只有9歲、10歲,或是8歲,他看著別人吃,他沒得吃,真的沒得吃,為什麼,他沒有500元嘛!那種感覺你會不忍心。」

小一學生用注音符號拼湊出,謝謝趙爺爺,幫我繳了午餐費!沒想到,過去警察緊盯的幫派老大,卻是小孩兒眼中的善心人士。只是,關懷弱勢的溫暖志業,在他手中做來,還真讓人大吃一驚,畢竟,「幫派大哥」和「寒冬送暖」2個身分,差太遠了。趙爾文:「就是小時候,挨餓挨怕了啦,回憶起來覺得說那個沒有飯吃,真的很痛苦。」

以前,以為台北遍地黃金,從苗栗北上找工作,卻怎麼也沒料到,「想像」和「現實」,天壤之別,受不了被欺負,靠拳頭打出名號。趙爾文:「在鄉下,我留一個光頭,穿著卡其褲、大喇叭褲,到台北來,你不能隨便看人咧,看人,人家就問你瞄什麼,就常常打架,我不服輸啊,就一定要幹沒有什麼良心不良心嘛,那人家找了你麻煩了,你不打怎麼辦咧,打一打,打一打,糊裡糊塗就有點名氣這樣子。」

或許是年少輕狂,「打」出成就感後,停不了「慾望追求」,讓他不願抽身,「老大」這個稱號,和父親取的名字「爾文」,實在不搭嘎。電影「黑社會」裡,飾演大哥的梁家輝,說話低沉冷靜,漠無表情,和趙老大不笑的時候,真有幾分神似,真假老大,連眼神都一樣,好像隨時暗藏心計。

連日本遭到「通緝」的幫派大哥,也送來牌匾,「任俠」兩個字翻譯成「武俠」,只是,佩服的,是趙爾文過去追逐「放大自己」的成就感,或現在付出換來的快樂,不得而知。但刀口舔血的日子,老江湖確實看多了。

趙爾文:「我絕對不會說,我和以前什麼關係都沒有,你們怎麼問我,我都不會那樣回答你們,有時候,兩個團體不小心會有一個導火線發生,那就沒有良心不良心,盡全力大家要幹啦!」

沒有迴避,卻輕描淡寫撥開尖銳問題,不否認涉足江湖事的過去,強調現在重心全落在山區孩子身上。兄弟氣多少還在,但趙爾文霸氣淡了,受過他恩惠的孩子,可能都不知道他的過去。小朋友:「法拉利!是法拉利!」趙爾文:「法拉利,對對對。」

趙爾文一身運動便裝,帶著紅葉國小小朋友見識2千萬的「高級跑車」,一字排開,聲勢驚人,儘管澄清不是自己的車,但一聲令下,找來各式名牌跑車,顯見財勢不凡。來自後山部落的小孩,第一次看到飛機,露出驚喜表情,伸出好奇小手,東摸摸西摸摸,還說,這裡和台東很不一樣。

趙爾文:「慢慢感覺到很溫馨,很習慣,我覺得小朋友叫我(爺爺),我可以直覺她們從心裡開始,把我當成爺爺來看待,她們帶著背包上來,到最後是每個人排隊,趙爺爺幫我簽名,我最怕就是寫字。」

小朋友用歪七扭八的字,寫下感謝,這一張謝卡,就放在辦公裡,顯眼的角落,每一次看,都很感動。或許,你會疑惑:這個黑社會老大,現在到底在做什麼?照片裡,趙爾文和義工造訪「偏遠學校」,為繳不起營養午餐費的小學生,慷慨解囊,一個5千元紅包,換來小孩笑容。

走過年少輕狂的放蕩不羈,選在年近古稀時,扮演山區孩子們的天使,不管做的是表面,還是付出真誠,有人信,也絕對有人懷疑,雖然不再是扛霸子,但昔日兄弟還是有來往,趙爾文就在「大哥」和「趙爺爺」的身分下,過著他晚年餘生,也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這句老話, 找到一個「現在進行式」!